855 974511717
 
 
 
 
旅游攻略
 
 

酝酿已久的柬埔寨之旅,终于成行,先把行程列在下面,照片上传基本上按照时间的顺序。照片都是属于到此一游之流,不过数量较多。还望大家包含。


D1:上海浦东-金边;到达金边已经是晚上12点多;姑且算作一天;


D2:金边,国家博物馆、中央市场、暹粒河、大皇宫;


D3:金边-暹粒,吃Amok fish、老市场;


D4:暹粒,巴戎寺、小吴哥、巴肯山;


D5:卜力坎、盘蛇寺、塔颂寺、东美朋、塔普伦、Abshara Show;


D6:小吴哥日出、崩密列、女王宫;


D7:购物、吃大餐,暹粒-广州-北京。


先把片花发上来,后续的片片会尽量的及时发上来,其中尽量照片配合文字,不到之处还望各位狠拍,有礼了。这是我在马蜂窝的开荒贴啊!!!!!


2014060485140697.jpg


在飞机上要填的出入境资料卡,签证是在官网上办的网签,不过还要天一个这个东东。包括入境和出境的时间、航班等信息。一填这玩意,才发现,英语都还给老师了。办理入境手续的地方。柬埔寨出入境相对还是比较松的,同事在办理签证是将姓氏和名字写反了,和护照不一致,都没有费太多时间。不过在办理的时候,工作人员会用中文说:“两块钱”,意思要$2小费,在此不做过多评论。不过可以不用理会,就是办的稍微慢一点。

已经成功入境,在等待其他同事,其实就是等把姓名写颠倒那哥们。

入境大厅会有免费的柬埔寨地图,包括金边、暹粒等旅游景点的介绍,不过像我这样的英语水平,地图有没有也用途不大。


从机场打车到酒店,$10/车,大概走30分钟左右。司机的服务态度很好,都可以用英文交流。和司机聊过才知道,柬埔寨的93#汽油的价格是$1.5/L,司机的月收入折合人民币在1500元左右。这是我们第一天晚上入住的酒店,名字很有趣,叫billabon,在154号大街。金边的街道都是以数字来命名。这个是酒店。

中央市场,什么都有。

相当于北京的:动物园+西红门+鬼街

相当于天津的:大胡同+王顶堤+辽宁路+洋货

第二天是从金边至暹粒,以及晚上在暹粒吃大餐、喝大酒、逛大街

金边到暹粒,大约360KM,坐大巴车6个小时左右。因为柬埔寨的公路状况一般,所谓的高速路基本相当于我们国内的省道。

但是坐大巴的好处是可以看沿途的风景,其实这种状态还是比较难得的,六个小时看着窗外,一切都是那么陌生,但都那么新鲜,近乎于冥想的状态。

好了,上片了,这个是大巴车,有空调,有厕所,就是座位有点窄。

到柬埔寨之后住的第二家酒店,也是在暹粒住的第一家酒店。Angkor Pearl Hotel,性价比很高,双床房$29/天,唯一的缺点是位置比较偏僻,离Pub Street稍远一点。



到这里为止,扫街就结束了,回酒店吃早饭时,同事都问我:起那么早?不困?不累?

吃完早饭,出发,吴哥。




吴哥在暹粒城北6-7公里,第一天转了吴哥的小圈,包括巴戎寺、小吴哥(Angkor wal),空中宫殿,巴肯山。

我们租了一辆12坐的面包车,$30/天,还有冰镇的水。

这个是吴哥的售票处,分一日参观、三日、七日,票价分别是20刀、40刀和60刀。

一般三天差不多了,我们也不是研究历史、研究佛学的。




最神的神话——搅拌乳海。下面来自百度。

搅拌乳海是印度著名神话之一,说明了阿修罗与天神的纠葛。也展示了神贪婪的一面。

须弥山耸立在大地的正中央,它的山峰直插云霄,凡人是无法攀登的。须弥山上生长着各种奇花异草。又有溪流瀑布奔腾飞泻,悬崖峭壁上还镶嵌著闪闪发光的宝石,真是一座美妙的宝山。天神们富丽堂皇的宫殿就坐落在这座美妙的山上,天神、阿修罗、乾达婆和阿卜婆罗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这里。他们常常在鲜花盛开,鸟雀呜唱的丛林中娱乐和嬉戏。   

一次,因为一点小事,因陀罗得罪了敝衣仙人陶尔梵刹斯(Durvasas)——他并不知道这位正是湿婆大神的分身之一。湿婆的诅咒立刻降临,因陀罗以下的众天众,乃至三界因此失去了活力,日渐枯槁。   

毗湿奴司职保护之神,是公认的老好人,满口应承下来——“你们照我的吩咐去做,一定可以恢复功力。”毗湿奴决定,让湿婆和阿修罗合作,做一场法事,求得“不死甘露(The Dew of Life)”,双方共同分享,作为一个和解。   

为了“公平”起见,毗湿奴告诉因陀罗:“你们天神必须允许阿修罗他们参加,均分甘露,使他们也获得永生。”接着又安慰他:“不过,根据我的先见之明,这次他们将无功而返,因为他们无缘甘露。”众天神无奈,只好答应这个条件。最后,大家一致同意天神和阿修罗一起搅拌乳海,从中得到长生不老的甘露平均分配。   

湿婆有些后悔当初的鲁莽,但无法自行破解那咒语,答应参加协助——这就是著名的神话传说“搅乳海”。   

毗湿奴带着他的种种法宝、法螺、轮宝等,令诸神把草药投入大乳海,拔取曼荼罗大山(Mount of Mandara),作为搅海的杵。以龙族的龙王婆苏吉(Vasuki),作为搅杵的搅绳。令阿修罗持龙头,诸天神持龙尾,自己化为一只大海龟(Tortoise),沉入海底承受搅杵的重量。   

另一方面,毗湿奴以其大法身坐於高山之巅,以神力灌注於诸天神与龙王之身,开始搅动乳海。毗湿奴的“偏心”体现无疑——当龙王身体被绞紧时,龙口吐出毒焰和热气,把阿修罗们熏个半死。   但龙尾在空中挥舞,却形成香云,时有甘雨撒落,诸天神工作轻松愉快——当然,这也是阿修罗咎由自取,毗湿奴深知他们多疑,一开始是建议阿修罗持龙尾的。 搅海的工作持续了大约几百年,搅着搅着,从大乳海里搅出一只香洁牝牛,然后搅出了天女梵琉尼(Varuni),为谷酒女神,接着是乐园大香树。   

当月轮出现的时候,湿婆顺手捞了出来,当作了额头的装饰。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——老龙王不堪痛苦,不慎把毒液吐进了大乳海,而这毒露,足以毁灭三界。   

情势危急,湿婆毫不犹豫地取来,自己喝了下去。三界因而免受灭顶之灾,但是湿婆的喉咙因此灼成了青紫色,他因此又被称为青喉者(Ni-lakantha)。   

搅海的工作继续进行,又搅出了七头长耳天马,成了因陀罗的坐骑。之后出现的是天医川焰(Phanwantari),手里托着“不死甘露”。最后出现的是幸运与美女神吉祥天(Laksmi),她成为了毗湿奴的妻子。

当“不死甘露”出现的时候,诸神欢欣鼓舞,阿修罗们有些不快,其中一个从天医手中抢了就跑。毗湿奴急中生智,化身一个超级美女,混入阿修罗群中跳舞,阿修罗们被她的舞姿迷惑,天神趁机拿走了“不死甘露”。   

阿修罗发现真相的时候已经太迟了,他们和天神立即爆发了争夺战。但是诸天神已经喝下“不死甘露”,恢复了功力。阿修罗们不再是天神的对手,被打得落花流水,赶回地狱容身。因陀罗则回到天界重登宝座,从此三界平安无事。   

这里,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。当天神拿走“不死甘露”的时候,被一个叫罗睺(Rahu)的阿修罗发现了。也许是私心作祟,他并不声张,偷偷变成天神之身,混在其中,只求自己分到“甘露”,得到“永生”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   

罗睺所做这一切,被日神苏利耶(Surya)和月神旃陀罗(Chandra)识破,他们向毗湿奴打了小报告,毗湿奴立刻射出**血滴子,砍下了罗睺的头和手臂。   

这个时候,罗睺饮下的“不死甘露”已经到了咽喉,他大吼一声,身首异处。他的身体升入天空,化做不祥的彗星记都(Ketu),头颅却得到了永生。   

从此,罗睺对日神月神恨之入骨,无休无止地追逐日月,不时吞噬他们。又因为他没有身体,被吞下的日月,又从他的喉部漏了出来——这就是日蚀月蚀的由来。

2014060539073157.jpg

 
演出地点: 柬埔寨暹粒市 吴哥的微笑大剧院  联系电话:855 974511717 柬埔寨旅游部2011、2012年特别推荐旅游项